秋 千


发布时间:2014-12-15

   


   挽不回时间的狂流,时间走了,思念依存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题记

在我如碎片般的记忆中,有这样一把秋千。

儿时因父母工作忙,我常回老家与公公婆婆同住。老家是一个不大的村落,三面环山,一面傍水,剩下的则是一望无际的稻田。大家住在一所小瓦房里,我的房间便是瓦房顶端的阁楼,房子旁有棵粗壮的槐树。在想念父母的时候,就伸手从窗外拈来片槐叶,细数其间的纹理,或是直接爬到屋顶,躺在青绿的瓦片之上,随手扯出瓦缝中的狗尾巴草,用嘴叼着,看着麦浪的沉浮,一旁的槐树轻声私语.它也是我的知己,陪着我直至天边留下最后一抹余晖。

公公已年过七旬了,但那黝黑、刻满皱纹的脸庞上似乎注满了无尽的活力。清晨,天刚破晓,他便穿着件发黄的,打满补丁的背心,扛着锄头,穿上一双陈旧的胶鞋出发了。我好奇地将头探出窗外,目光随着他的背影,直至他消失在银丝般的薄雾中。

正午时分,他又扛着锄头回来,但手里多了个小布包。看见这一幕,我飞一般的跑出门,围着他又蹦又跳。他便笑着把我背起来,嘴里含糊哼着歌谣,把我背回家里,放在椅子上安排好,用挂在肩上的毛巾擦了把汗,然后在我面前一层一层小心翼翼地解开布包——是个小玩具!我又惊又喜,拿着小玩具满屋子的飞跑。这时他又走进厨房,拿出个小柑橘,用粗糙的手指小心地剥下皮后,轻唤我的乳名,将柑橘塞进我的嘴里,轻轻地笑了。随后躺在长椅上,看着我一边地吃着橘子,一边摆弄着小玩具,不知不觉中竟睡着了,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。

一天,公公去取了些木材和一条长麻绳,拿着斧头将梨木砍成张小板子,在上边凿了四个小孔。生怕残留的木屑扎到人,他又拿着锉子反复打磨着板子,时不时用手抚摸凳面,直至凳面十分光滑了,他才点点头,笑了。接着,公公又选了槐树最粗的一个枝丫,将麻绳穿过板子的四个小孔,牢牢地绑在槐树上。那便是我的第一把秋千。

能拥有属于自己的第一把秋千,是一个深埋于孩子心中多么美好的念想。从此,我便无法与秋千分离了。每天清晨,公公正准备出门,我便下了楼,揉着惺忪的双眼,嘴里含糊地央求公公陪我荡秋千。他蹙着眉,摸摸自己斑白的须髯,踌躇片刻,嘴里嘟哝着,但还是将我抱起,向后院的老槐树走去。

他将我安排在秋千上,将自己身上的青灰的布袄细心地一圈一圈地慢慢围在我身上,直到我已被布袄包成了个白胖的小粽子,公公干瘪的脸上才挤出一丝爱怜的笑容。

清晨一阵阵刺骨的寒意,早已被布袄中残存的温暖驱散了。片刻,公公轻声道:“可得抓紧了。”随后只觉身后的一双温暖的手,轻轻地将我往前送出去——秋千荡了起来,槐树在一旁欣喜地吱呀叫着,有规律的,像是为我打着节拍。秋千荡着,我极力扭头四下望去,想把田野,山峦,湖水全部尽收眼底,于是兴奋地呐喊:“高点,再高点!”我没看见公公的脸庞,他只是低沉的笑着,笑声在旷野中萦绕,盘旋。终于,霞光漫过了山巅,金光飞泻下来,洒在田野上,洒在家家户户屋顶的瓦片上,洒在槐树上,洒在大家的脸颊上。片刻,便是悠悠的鸡鸣声,夹杂着山野上布谷鸟愉悦的咕咕声,若有若无。这便是山村一天的开始。

公公也该下地干活了,他轻轻摸摸我的脑瓜,不舍地望着我,随后转身回了屋里,终于还是出了门。秋千依旧荡着,他走进被金光笼罩的薄雾里,背影忽而高,忽而低,走向蜿蜒的小路,走向如梦般的世界。秋千荡着,忽高,忽低,模糊了背影,最终消失于一片烂漫的金光中。

我就这么坐在秋千上,任它荡呀荡。让清风穿过衣襟,让阳光洒满脸庞,洒向心田。我已迷醉在秋千上的世界。

黄昏,我依然坐在秋千上。公公那熟悉的的身影又映入眼帘,或许是劳累了一天,他蹒跚地走着,肩上的锄头一晃一晃的,天边则是烧红的云霞,连绵渐暗的山峦,如同一副至美的画卷,让人留恋,却又稍纵即逝。

编辑丨杨天润     引导老师|王毅

浏览次数:

 

最新导读

热门资讯

视觉推荐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