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世的背影 ——《石壕吏》改写


发布时间:2014-12-16


灰暗的天空,呼啸的冷风,破败的小道上,时不时还能见到逃难的难民。本应是万物复苏的春天,此时竟萧瑟得如同秋天一般。

我走在小道上,看着周围破败的景象,想起那次震惊朝野的大叛乱。安禄山,战争,强盛的大唐变得如此凄惨,民不聊生。这样动乱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!我长叹一声,收回思绪,望着灰暗的天。此时天色已晚,为了不至于露宿荒野,我加快脚步,向不远处的石壕村走去,希翼在那里能借宿一宿。

不久,我来到石壕村口。这里房屋破败,家家户户掩门熄灯,路上没有一个人影,再加上呜咽般的风声,让人心生寒意。这都是战争造成的啊!我走到一个看上去还算完好的院子门前,在紧闭的门板上敲了两下。

过了良久,门打开了一丝缝隙,小心翼翼的,似乎在仔细观察来的是什么人。随后,门开了,出来一位老妇人。她满脸愁容,瘦得就像一根干枯的树枝,似乎一阵风就会把她刮倒。老妇人问:“这位官爷有何事?”我作了作揖,回答道:“鄙人姓杜名甫,今夜路过此村,想在此借宿一宿,不知是否方便?”“若不嫌弃寒舍,先生就进来吧。”老妇人有气无力地说,然后将我带入屋中。

这间院子里住着一对老夫妻和一对母子,老妇人的丈夫让我在一间屋子里安排下来。我吃了一些随身带的干粮,便躺下休息了。

午夜时分,我突然被一阵粗暴的敲门声和“开门、开门”的大吼惊醒,有人在猛敲院门,夹杂着一旁邻居的哭喊声。出来看时,老妇慌慌张张地把老头往后院赶:“老头子,肯定是抓壮丁的人又来了,你快翻过院墙逃走吧!”“那……好!我、我先走了!”老头的声音几乎变为颤音。随后便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爬墙声,老头翻墙逃走了。

院门吱呀一声打开了。老妇人战战兢兢地说:“两位官爷,有什么事呀?”一个声音大声怒吼道:“少废话,快把家里的男丁交出来,全部充军!”我叹了口气,如果战况已到了如此地步,只能半夜抓壮丁了。

老妇人几乎被吓哭了,声音里带着哭腔:“官爷啊,大家家实在没有男人了,我的三个儿子应征守卫邺城,一个儿子捎信回来,说有两个儿子最近战死了。我的两个儿子就这么没了,家里就只剩我一个人了,实在没有男丁啊!”差役不耐烦地说:“家里有没有男丁不是你说了算,大家要进去查看一番。”

这时屋里响起了婴儿的哭声,也许是那个小孩被差役的吼声吓哭了。一个差役大喊:“屋里有小孩哭声,里面肯定藏了人。”然后就听见那个差役向屋子走来。不过一会儿他的脚步声停了,吼道:“滚开,死老婆子。”好像老妇人抱住了他的脚,他正想把她一脚踹开。老妇人大哭道:“家里真的没有别的男人了,只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孩子。”另一个差役说:“那个孩子的母亲肯定也在里面,把她抓走充数也行。”老妇人哭得更凶了:“不要抓她啊,孩子的母亲刚死了丈夫,只是因为有孙子在还没有离去,现在连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。”

差役的忍耐好像到了极限,一脚踢开老妇人:“我不管,大家一定要带走她。如果不能抓到人,大家也完了。”老妇人哭声停了一下,似乎作出一个重要的决定。她说:“那你们把我抓走吧。我虽然力气衰弱,但还可以为士兵们准备早饭。请你们放过我儿媳吧。”两个差役思考了一会儿,说:“没办法,只好抓这个老太婆去充数了。”

只听见两个差役的脚步和老妇人蹒跚的脚步渐渐远去,慢慢消失。石壕村似乎恢复了此前平静,又似乎隐隐约约还听见不知何处传来低低的抽泣声。

第二天早上,我辞别了那个逃回来的老头,登程赶路。身后的石壕村渐渐远去,我却看到盛世的背影,如此苍凉,萧条,让人泪落……


编辑丨陈致远      来源丨2013级2班

浏览次数:

 

最新导读

热门资讯

视觉推荐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